白荼

Stucky索引

应该可以转载?

StuckyLibrary:

汤上有一个StuckyLibrary的博,分类找文和推文都十分方便。外文同人AO3有tag,但是中文同人sy和lofter的tag功能都不怎么好找文。所以效仿了一下,希望能在队3来临前收录规整中文Stucky同人,为方便大家更好地找文看文~如有不足之处,还望谅解



1. 如非特别说明,此博分类仅为收录,非推荐,包含坑;含拆CP(精神or肉体)未收录,抱歉


2. 为方便看文,已标注盾冬/冬盾/无差/互攻(原创按原文标,翻译按体位),如有错误麻烦指正


3. 文章太多,按类别...

儿子大了摸不得

 簇邪/微瓶邪

白昊天视角,黑历史,ooc

背景大概是已经从雷城出来,黎簇听说了白妹子自称小三爷徒弟还有摸小三爷手,有点emmmm,然后请大家吃饭的故事。
没有逻辑,爽即逻辑。

——
回家时姑妈正在厨房炒菜,听见门开合的声音知道我回来了,从厨房探出头操着大嗓告诉我有我的信,放桌上了。

信封就是一般的牛皮信封,上面就单单写着我的名字,估计是直接放到信箱里的。我很疑惑,从雷城出来后这段时间我一直暂住在我姑妈家里,也没和其他朋友说过这事……小三爷倒是知道这个地址……我心里一跳,但小三爷为什么不直接用电话?难道又出了什么事端?

我凛了凛,撕开倒出一张轻飘飘的小纸片,愣了。

是张请帖。...

武侠段子——镜花水月

镜花

小厮抬起丝帘,也不进去,低着头躬身对着阁里道:“主子,人都来齐了。等着您出去开宴呢。”

红衣人先未答话,仍看着阁外,峭崖间一片云雾缭绕。有鸟惊啼一声,似乎把她唤醒。她抚上朱红的台栏,和指尖的蔻丹融为一片。缓缓回首,脸上面纱被风吹起一角,使人窥见一点羊脂玉雕的下巴尖。和身着的红艳不同,她脸素极。像雪人上泼了一片血。

小厮听见他的主子开口,珠落玉盘,珠子圆盘都是冷的。她说等等吧,我们还有一位贵客。

小厮未再多言,应一声就退了出去,一直埋首。红衣人复撇过头,断崖云天之间,一黑点隐现。她无声笑笑。把面纱摘掉,伸手让风把它携走。

水月

刚刚一阵新雨,给原本就潮的河滩边又添一层湿气。初春

他和少年时代

星子点点,夜凉如水。他的脚泡在木盆里。今儿不知怎么的,胖子出奇安静,也不能指望张起灵憋出半个字儿来,心安宁的像老禅师,于是就是个回忆的好时候。

他记得他一直挺喜欢吉光片羽这个词儿,读书的时候望文生义,一直以为是“美好的回忆碎片”这样的释义,后来语文老师讲题时才知道正解原来是“珍贵的历史遗物”。想来它来形容他的少年时代简直贴切的过分。

那段光阴埋藏在他记忆的荒原里,那样深又那样远,有时简直都要忘了那些存在。但偶尔拿出来拂去厚重的土灰,还是鲜活的让人想流泪。

然而鲜活也只是鲜活,这就好像一个非常现实有代入感的故事,总能凭生扯出几分情怀。但别人的故事归底是别人的故事。

他不知道他是否应该高兴...

他的背影

吴邪走路时是个什么姿势呢?今天散步时不知怎么思考起了这个问题。他高,身形是很修长的,想他穿一件白衬衫(其实什么都没差,但总觉得白衬衫是适合任何场合的)在西湖边上就站成一棵松,背挺的不是很直,那样显得端。他应该是自然放松的,整个人都散着一种悠悠的气场,眼睛微微眯着,看着你好像在笑,但其实眼里什么也没有,这又觉出一股子冷冽,不冰寒,像冬末的风夹着一点暖意,但生生划出一到距离,叫人只想就这样看着,看着。他突然往湖水里投入一颗石子,荡起一圈一圈水纹,把手往兜里一插,就迈开长腿大步向前走去,走进不相干的人生里。

【簇邪】千年以后

黎簇睁开眼睛,像是刚睡醒一样,恍惚好一会才聚上焦。看见几步外吴邪翘着个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酒店的格局,手边的小桌上码着一排雪碧。

黎簇眨眨眼,忽然全身开始抽搐起来,少年原本英挺的眉目虬结在一起,嘴唇死咬,隐隐要渗出血来,但终归没抗住,嚎叫震颤了外面的老树,一片惊鸟。

吴邪看了看表,半个小时,黎簇停止了哀嚎和翻滚,瘫在床上,床单被揉成皱皱的一团,还有些撕裂,黎簇浑身已经被汗浸透,虚掩着眼睛,喘的像条脱水的鱼。

吴邪等他缓了一会,单手拉开一瓶雪碧的拉环,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毛巾,过去帮黎簇起身靠在床背上,草草把汗擦了擦。把雪碧对在他的嘴边“喂,能自己来吗?”黎簇瞥他一眼似乎在嘲笑他的弱智问题...

(簇邪)半句 短小一发完

“黎簇,我觉得你就是个傻逼。”

 苏万从串儿上撕下一片还冒着油花的肉,仰头灌了了一口酒,咧出一嘴的白气。这要是放以前黎簇早就一呸就和苏万怼上了,但他现在淡淡的,眼皮都没抬一下“也许你说的对”。

苏万觉得很无趣,剩下的那句“大冬天的在北京马路牙子旁撸串你还是个神经病”也没了说的兴致。

然后他开始观察起自己的这个老友来。.......恩,瘦了,但估计剩下的都是肌肉......好像长高了些,妈的嫉妒......头发上沾了些霜气......胡子倒刮的挺干净。黎簇不可能没感受到苏万的目光,但他只是又拿了串鸡爪。

苏万的视线最后定在了黎簇的右手腕上,那里探出来的绑带隐隐透着红,他今天刚看...

不良青年

“抽烟、打架、喝酒、翘课,就是没谈过恋爱,五毒缺一毒,吴老板,满足一下?”

武当山上板蓝根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