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荼

他和少年时代

星子点点,夜凉如水。他的脚泡在木盆里。今儿不知怎么的,胖子出奇安静,也不能指望张起灵憋出半个字儿来,心安宁的像老禅师,于是就是个回忆的好时候。

他记得他一直挺喜欢吉光片羽这个词儿,读书的时候望文生义,一直以为是“美好的回忆碎片”这样的释义,后来语文老师讲题时才知道正解原来是“珍贵的历史遗物”。想来它来形容他的少年时代简直贴切的过分。

那段光阴埋藏在他记忆的荒原里,那样深又那样远,有时简直都要忘了那些存在。但偶尔拿出来拂去厚重的土灰,还是鲜活的让人想流泪。

然而鲜活也只是鲜活,这就好像一个非常现实有代入感的故事,总能凭生扯出几分情怀。但别人的故事归底是别人的故事。

他不知道他是否应该高兴,因为这样他能少些牵挂,这是好的。但人哪能真正的舍弃自己的记忆呢,众生都是靠这些活着的啊。

所以那些时光对他非常非常珍贵,他有时总会强制性的翻出来整理一番,这可以提醒他的存在,我的自我,告诉他他是吴邪,是这些过往共同造就的,缺失了任何一个片段,那都不是今天的他。尤其是在他强迫自己变成他最讨厌的那种人的时候。

他怕啊,他真的怕。所以他在那个过去的自己手上牵了个蜘蛛丝,不让任何人看见。

——

以前在学校手写的一篇文了,这里只截取了其中一个切片……前言不搭后语很没逻辑。

评论
热度(3)
武当山上板蓝根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