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荼

武侠段子——镜花水月

镜花

小厮抬起丝帘,也不进去,低着头躬身对着阁里道:“主子,人都来齐了。等着您出去开宴呢。”

红衣人先未答话,仍看着阁外,峭崖间一片云雾缭绕。有鸟惊啼一声,似乎把她唤醒。她抚上朱红的台栏,和指尖的蔻丹融为一片。缓缓回首,脸上面纱被风吹起一角,使人窥见一点羊脂玉雕的下巴尖。和身着的红艳不同,她脸素极。像雪人上泼了一片血。

小厮听见他的主子开口,珠落玉盘,珠子圆盘都是冷的。她说等等吧,我们还有一位贵客。

小厮未再多言,应一声就退了出去,一直埋首。红衣人复撇过头,断崖云天之间,一黑点隐现。她无声笑笑。把面纱摘掉,伸手让风把它携走。

水月

刚刚一阵新雨,给原本就潮的河滩边又添一层湿气。初春的风还有些凉,吹人一身疙瘩。

那人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,山中妖魅般,偏生叫人觉得这人就是应当这个时候,来到这个地方,漫山的草木都是这无文诺约的见证。差一厘都是错局。

于老汉子吐掉嘴里的草根,搓手站起来,原来因天气不太爽利的心情被好奇充斥。他摆渡这么多男男女女,没见过这样的人。全天下的山川湖海都萦在他周身,盛在他眼里。被阳光蒸出一片雾,叫人看这人不真切。

好奇归好奇,生意是生意。于老汉子抹两把脸,挂上笑:“这位小兄弟,可是渡河?”那人回笑,抱拳,有劳。付给于老汉子铜板,又在船边的岩石上把脚底的泥泞蹭了蹭,确定去净后才上了船。

于老汉子不禁升起几分好感,他自己的船他也没这么讲究,看这人端是俊郎,又像是江湖的做派。倒是谦逊难得。招呼人坐在船头的客位上,把船一撑入水,问所行去处。“青屿。”像是在闭目养神。

“青屿?那景致倒是上佳,但今日那阁主大宴,小兄弟若是去赏景怕是时日不济。”于老汉子说罢又促狭地小声,“听说那阁主是个美人儿哪,小兄弟莫不是为此而来,一睹芳泽?”

那人似乎是笑了笑,躺倒在船头摆个大字。“正是奔那一场大宴。”对于老汉子后半句话倒是无视。有鸟盘旋在灰白的天空,久到于老汉子以为那人都睡着了时。他又开口,悠悠自语。

“去赴,一个约。”

评论
热度(3)
武当山上板蓝根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