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荼

(簇邪)半句 短小一发完

“黎簇,我觉得你就是个傻逼。”

 苏万从串儿上撕下一片还冒着油花的肉,仰头灌了了一口酒,咧出一嘴的白气。这要是放以前黎簇早就一呸就和苏万怼上了,但他现在淡淡的,眼皮都没抬一下“也许你说的对”。

苏万觉得很无趣,剩下的那句“大冬天的在北京马路牙子旁撸串你还是个神经病”也没了说的兴致。

然后他开始观察起自己的这个老友来。.......恩,瘦了,但估计剩下的都是肌肉......好像长高了些,妈的嫉妒......头发上沾了些霜气......胡子倒刮的挺干净。黎簇不可能没感受到苏万的目光,但他只是又拿了串鸡爪。

苏万的视线最后定在了黎簇的右手腕上,那里探出来的绑带隐隐透着红,他今天刚看着他添的。

他敲了敲绿色的啤酒瓶,玻璃振动酒液扬起水声。望向黎簇的脸,想象着那双低垂着的眼,那绝不是少年人的眼睛,黑沉的像是被遗忘在老屋角落的徽墨。

“你真的是鸭梨吗?或者你真的只是鸭梨吗?”

黎簇终于抬起了头,眼里仍是淡淡的,他嘴里还嚼着鸡爪,说话有点含糊“你觉得是怎样就是怎样吧。”说完吐出一块骨头。

苏万像打在一团懒懒的棉花上,心中郁结,有些泄气,又喝了几口酒。车流不息,尾灯的光映在他们的眼里,明明灭灭。冬夜中吹来阵寒风,冷冽地让苏万缩了缩脖子,可以听到烧烤摊内里的哄笑,他觉得情绪环境都很到位了,应景地叹口气,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那个问题。

“你真的决定了?这条路。”

“恩。”答得极快。

是苏万早就知道的答案,但听到黎簇亲口说出来,到底是不一样的。

“那你还恨他吗?”

黎簇愣了愣,眼睛第一次有了波澜,他看向远方,那里风沙肆虐。

苏万在长久的沉默中尴尬万分,眺望远方暗自神伤这种事太不适合黎簇了啊,这小子转型文艺路线了么。他挠挠头,简直想抽自己几个小嘴巴,正欲扯点别的话题缓解气氛。

“他把我拖进的哪里是他的局里。”

答非所问,苏万一头雾水,思考了下北京的几个精神病院地址。

“他把我拖进的是他的命里”后面半句黎簇没说。

然后苏万像见鬼一样看着黎簇好像开启了什么开关,开始主动拉扯话题,甚至提起了他们遥远的仿佛上辈子的高中时代把球踢进女寝的糗事。气氛逐渐像正常的街边撸串一样活络起来。

苏万不明白好友突然的变化,但看着黎簇似是真心的笑容,心中也渐渐舒展。望向桌上已经空了的酒瓶和烤串,扭头对向店里“老板,再来两杯扎啤,十串腰子,二十串烤肉,双倍辣!”

我爱少年。

评论
热度(39)
武当山上板蓝根

关注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