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荼

【簇邪】千年以后

黎簇睁开眼睛,像是刚睡醒一样,恍惚好一会才聚上焦。看见几步外吴邪翘着个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酒店的格局,手边的小桌上码着一排雪碧。

黎簇眨眨眼,忽然全身开始抽搐起来,少年原本英挺的眉目虬结在一起,嘴唇死咬,隐隐要渗出血来,但终归没抗住,嚎叫震颤了外面的老树,一片惊鸟。

吴邪看了看表,半个小时,黎簇停止了哀嚎和翻滚,瘫在床上,床单被揉成皱皱的一团,还有些撕裂,黎簇浑身已经被汗浸透,虚掩着眼睛,喘的像条脱水的鱼。

吴邪等他缓了一会,单手拉开一瓶雪碧的拉环,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毛巾,过去帮黎簇起身靠在床背上,草草把汗擦了擦。把雪碧对在他的嘴边“喂,能自己来吗?”黎簇瞥他一眼似乎在嘲笑他的弱智问题,一把夺过雪碧就开始灌,急切的,有几滴顺着嘴角滑落下来。

微笑看着黎簇下去两小瓶,吴邪回到座椅上,把窗户开了一道,对着外面点燃一根烟。不语。

少年还是虚弱,但糖分的及时摄入发挥作用,他的脸色不再那么苍白。开口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“这次的时间有些长,我脑子现在很乱,理理了明天告诉你。”

吴邪恩了一声表示回答,悠悠吐出一个眼圈。时间长么?黎簇吸入费洛蒙的次数还不算多,他不知道对他来说多长的时间算长,但他知道自己的,有时间提示的最长一次大概是十年。十年,都够守一轮青铜门了。

他笑笑,望向黎簇,他正握着雪碧的空瓶呆滞地看着床单。估计这次应该信息量比较大,而且对这孩子造成了冲击。吴邪一口把剩下的半支烟吸到屁股,呛得咳了几声。状似安慰道:  

“小伙子不错嘛,我最开始自主摄入这玩意儿的几次,都得嚎上个把小时,瘫个半天才能动弹,咳咳,从你被我挑开伤口那次我就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,果然不负组织厚望。”说罢还配合地比了个大拇指。

“得了吧吴老板,我可一点也不想要这种天赋,耐疼?以后当肉盾么,又不是魔幻小说,我大喊一句‘向我开炮’下一秒就得去见马克思他老人家。”

“行,还能贫嘴,看来确实没啥事,那我先出去了,你好好休息,明天汇报工作。”上去顶着黎簇嫌弃的目光拍了拍他的头。

“喂,你......多大?”黎簇的声音有点闷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。”

吴邪停住了握着门把手的手,语气仍带着笑“这我倒没细数过,不过四位数想来是有了的吧。”

“啊,我估计三位数都没到。追上您看来还遥遥无期哪,老妖怪。”

“那小朋友可得再接再厉啊,前辈看好你。”说罢没再停留,还细心地关上了灯。

黎簇在黑暗中不知想了些什么,笑了几声,再次陷入黑暗里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两个真的太苦了

希望鸭梨以后能有个好结局

评论
热度(35)
武当山上板蓝根

关注的博客